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当前日期时间
新闻详情
 
新闻搜索
 
 
当前位置
堵车时最不该做的事
作者:祖衡    发布于:2013-11-30 21:25:4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所谓放下执著,并非指不生活了,饭也不吃了,觉也不睡了。这不叫放下,乃为另一种执著。人活在世上,要做你该做的事情,不做你不该做的事情。
  文/柯云路

  所谓放下执著,并非指不生活了,饭也不吃了,觉也不睡了。这不叫放下,乃为另一种执著。人活在世上,要做你该做的事情,不做你不该做的事情。好比上下班坐公共汽车,路上交通很拥挤,这时,有人就沉不住气了,长吁短叹,一会儿看看表,一会儿看看窗外,只怕误了自己的事。其实,你着急也是这个速度,不急也是这个速度。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事,按计划上了车,至于车是否误点,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……这种累,就属于多余支出。

  路怒症:堵车时最不该做的事

  所谓放下执著,并非指不生活了,饭也不吃了,觉也不睡了。这不叫放得下,乃为另一种执著。以为所谓放得下就是什么都不干了,不对,那是猪的生活。

  人活在世上,要做你该做的事情,不做你不该做的事情。这件事情该你做,你做了,是最自然不过的。就好像你走在街上,一个小孩在路边滑倒了,你装做没看见,走过去了,你能够安心吗?这时,你上去把孩子扶起来,乃为最自然的事情。不做才是不自然。亲人重病,你说我放得下,不闻不问,这叫什么放得下?这是推卸责任。

  那么,什么是不该做的事情呢?

  首先是从道德上讲,你不应该做的,你做了,会非常不安。有些事,从历史的安排上就不该你做,你硬要做,费了很大的力,还是做不成,这也是不该做的。人们经常在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,浪费了精力。好比上班坐公共汽车,路上交通很拥挤。这时,有人就沉不住气了,长吁短叹,一会儿看看表,一会儿看看窗外,只怕误了自己的事。其实,你着急也罢,不着急也罢,车该怎样走就怎样走,你着急也是这个速度,不着急也是这个速度。你已经做了该做的事,你按计划上了车,至于车是否误点,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。这种累,就属于多余支出。

  工作禅:做好事也要取其自然

 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过程。即使是做好事,也要允许人们有一个认识过程。

  对“好事”的发展也要取自然态,要豁达开朗。

  因为有人不理解,因为事业发展不顺利,你非常气愤。其实,气愤是没必要的。就好像你本意是想做件好事,由于客观原因,因为坐车误点了,因为下雨你出不去,好事没做成,你特别不高兴。这就不好。为做好事而做好事,做不成还着急生气、心情焦燥,这都不叫做好事。

  我们常讲要修德,评价一个人时爱用“德性”两个字。说这个人好,德性好,那个人不好,德性不好。做好事为积德,做坏事为缺德。这点一般人都能领会。可是,你如果执著于做一件事,哪怕是一件好事,做不成就生气,就烦躁,拿得起放不下,此乃为少德。仍然是不值得提倡的。

  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生活方式,如何判断自己的行为呢?首先,要经常审查自己的潜意识,看看是不是在很好的境界里,看看是不是有私心,是不是有偏见,是不是时时顾虑着自己的声望得失。如果这些暧昧之心都没有,乃为平静。这时,你就平平静静地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,乃为有德。

  所谓功德是无法计算的。计算之后就无功德了。

  做了好事,希望别人感谢,功德去了一半;做了好事沾沾自喜,功德就没有了。

  万事要取其自然。自然才有高境界。

  生活禅:放松和静心的奥妙

  一个朋友请教放松和静心的奥妙。

  我说:咱们做个实验好吗?我拿过一把椅子,要求他一手扶住椅背,然后做金鸡独立状,我问:舒服吗?他说,还可以。这时,我从屋里找出十件东西,书包,枕头,收音机,暖壶,粮食,蔬菜……只有一只手,他背着,抱着,拿着,一条腿还要跷起来,一会儿就坚持不住了。我这时开始给他讲放松和静心的奥妙了。我帮他拿掉一件东西,他感到轻松了一点,但仍然很累,过了一会儿,我再为他拿掉一点东西,又轻松了一点。这样,一件一件地拿,十件东西陆陆续续都拿掉了。他轻松多了,但还要做金鸡独立状。又过了一会儿,实在坚持不住了,我让他把另一条腿放下来,手离开椅背,自然站好。我问:现在有什么体会?

  这个体会不说,人们也会很明白。

  好像是个笑话,其实一点不可笑。当我们金鸡独立时,已经很别扭了。再加上那样多的重负,会非常不舒服,非常艰难。当把所有的重负都放下,两只脚稳稳落地时,此时轻松的感觉是不做实验的人很难体会到的。

 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,那颗心远比身压重负单腿独立更累。常规的人,他的心往往被许许多多的挂碍牵制着,心是畸形的,身体也不是两脚落地踏踏实实的。当你一旦把心里的挂碍放下来时,就好像负重的人卸掉了包袱,整个境界都会发生变化。这就是为什么说“放下心来,便是真悟”。对于一个单腿独立并且身背重物的人来讲,你从技术上指导他,让他把身体放松,把书包扛在肩上,暖瓶拿在手里,腿部稍稍弯曲,肌肉不要绷得太紧,充其量只能做某些局部的微调,不能说一点效果没有,但相当有限。然而,当他把身上的十件东西都放下来,并且两脚落地时,不用讲技巧,他已经完全松驰了。

  要放松和静心,就要将各种心理重负放下来,使自己的心自在一些,那时,许多道理不通自通。

  因此,对放松和静心而言,具体的技术可以讲,但一定要明白什么是一通百通的境界。

  这即是禅的境界,自在的境界。

  你观察过蚂蚁的世界吗?

  很多人不理解超脱的意义与实质,他们会用许多问题来诘问:超脱半天,到底对人类文明发展有何用?对个人生活有何用?他们不知道,你的价值判断对于进入另一个境界的人是没有什么用的。举一个非常粗浅的、未必达意的比喻。你观察过蚂蚁的世界吗?蚂蚁成群地在那儿忙碌,搬运,还有相互战争、撕咬。蚂蚁社会的“意义”和“价值”能打动你吗,能对你起作用吗?不能。你只觉得它们渺小,微不足道,觉得它们那斤斤计较的忙碌有些可笑。你对它们怀着某种怜悯。

  如果一个人多少能理解一点“境界大,世界小”的奥妙,起码会生活得自在得多。
脚注信息
广州慧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51客服